璀璨的弓弦

關於部落格
小提琴演奏藝術論
  • 173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羅馬尼亞之光—楊‧弗依庫Ion Voicu‧上


優 質 的 傳 承 Double concerto with Henryk Szeryng
1923年的十月八日弗依庫出生於羅馬尼亞的首都布加勒斯特Bucharest ,他的家族早在三百年前就已經從事專業的音樂演奏,這一脈相傳到了弗依庫的父親這一代,依舊沒有任何的改變,由於父親是一位專職的小提琴家,當然弗依庫也就順理成章地繼承父業 ,六歲時他開始接觸小提琴, 師事尼古萊斯C.Niculescu,沒有多久就已顯現出他在小提琴上的天分。 十四歲那一年他的老師覺得已無法再傳授他更多的技藝,便建議他報考布加勒斯特皇家音樂學院,結果弗依庫很順利考上這所羅馬尼亞最著名的音樂學府並師事愛納高維奇George Enacovici,在校期間表現優異,兩年後首次以帕格尼尼《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登台,獲得極佳的評價。 隔年他僅以三年的時間完成音樂學院必修的七年課程,當時他只是一個年僅十七歲的小伙子!!! 天 生 的 獨 奏 家 幸運的的弗依庫雖然在畢業之後就順利地考上布加勒斯特廣播交響樂團,擔任專職的合奏Tutti小提琴 團員,但這並不代表一切都會順理成章地平安,在某一次由著名指揮家孟蓋爾貝格Willem Mengelberg所帶領的練習當中( 他當時是客席指揮 ),很不幸地被指揮釘上,孟大師認為弗依庫這位團員並未專注地看指揮,除了當場斥責他之外更命令他必須馬上離開 ,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弗依庫感覺到非常的震驚 ,在不知如何自處的情況之下,弗依庫只好羞愧地離開現場。 等到練習告一段落之後,樂團的音樂總監請求孟大師幫他鑑定一位當地的小提琴新秀,大師當場便毫不考慮地答應, 但是當這位「新秀」一出現時,他的臉上卻馬上顯現出不悅的表情,原來這位新秀就是剛剛被他「洗臉」 (台語為難看的意思 )的弗依庫(真是冤家路窄 ),雖然大師嘴巴一直念著剛才所發生的事,但在知道已無反悔的機會之下,只好有風度地聽完弗依庫的演奏,而剛受過驚嚇的這位少年仔,似乎已完全恢復正常,他一首接著一首地演奏,曲目從巴哈、莫札特到貝多芬都有。 這場面試結束後,所有的人都屏氣凝神地聽著大師的講評: 「這位年輕人的確是不適合擔任『坐著』的樂團團員,但卻有足夠的資格當一位『站著 』的獨奏家」 此時弗依庫的心情就如同洗三溫暖一樣,從冰點又回
到最高點, 在大師的背書保證之下,弗依庫 收到了總監先生的演奏邀約不久之後在同事們的伴奏之下,共同演出了韋尼奧夫斯基的《第二號小提琴協奏曲》,當天晚上的音樂會相當成功,而弗依庫的名氣也因托了這次事件的「福」而聲名大噪。 With Sergiu Celibidache 與 埃 奈 斯 科 有 約 幸運之神似乎離不開弗依庫,在某一次的演奏會當中,埃奈斯科聽到了弗依庫的演奏,除了對他讚賞有佳之外,並透過一位藝術贊助者告訴弗依庫希望和他單獨會面,當弗依庫知道了這個天大的好消息後,即興奮又恐懼,對於這位世界級的大師肯給予他機會 ,真可以說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當天弗依庫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和大師見面,他回憶說: 「見面時的氣氛是生動活潑的,一點都不嚴肅,但我卻正好相反,甚至緊張到忘了帶譜,後來我將這自認為不好的情況告訴埃奈斯科,但他卻帶著微笑告訴我 :『沒有關係,你只要告訴我你要拉什麼曲子就可以了。』只見他坐在鋼琴前面,一首接著一首替我伴奏,他彈奏得幾近完美,我充分感受到他的心靈早以和音樂結合為一體了。」 這次的相遇更拉近了兩人的距離,埃奈斯科允諾願意免費為弗依庫授課,有了大師的帶領,弗依庫對未來更是充滿了無限的希望。 1946年曼紐因到布加勒斯特拜訪恩師,並幫他籌辦第一屆【埃奈斯科小提琴大賽】,弗依庫不負眾忘地替羅馬尼亞保留下金牌獎,而後他拿著比賽所獲得的獎金到瑞士及南歐等國家參觀考察,可惜當他一回國之後才知道埃奈斯科已隨曼紐因一起回到巴黎,而大師這一走到1955年去世之前,都未曾再回到羅馬尼亞,當然弗依庫和他的師生緣也在此時此刻劃下了一個完美的句點。 with Kogan and Szeryng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